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爱服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8|回复: 0

[投诉|建议] 招租208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1

帖子

402

积分

Rank: 3Rank: 3

元宝
365
威望
0
贡献
36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7-7-8
在线时间
17 小时
发表于 2018-9-27 18:2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招租208
      
   
      X公寓,一座二层小楼,八个房间,曾是间美发厅,男主人剪发,女主人修脸,白天做生意,晚上就和他们的女儿住在二楼,那曾是非常幸福的一家。而今X公寓是出租公寓,除房主独居一间外均住满房客。房主是一50岁左右的女人,酱褐色的头发,板正地束成一个马尾,高高的颧骨,绷紧的脸很少有什么表情。
      房客们时常议论这个古怪的女人,奇怪她无儿无女,也没有丈夫,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每月收缴房租外,每天只闷坐在她房间里。偶尔她离开的时候,有些人偷瞄见她的房间里光线暗淡,飘散着劣质香烟的余味,四壁空旷,唯有正对着单人床那面墙壁上,挂着一张照片,似乎是张一家三口的合影,仔细看看,里面的妻子倒与房东女人很是相像。于是大家想,原来她是有过家人的,一定是夫妻离异,女儿跟了她的丈夫。偷窥的人没有看到,在照片下面,有一件古怪的东西,那是早年间理发师傅手边的工具袋,各式样的剪刀插满大大小小的口袋,只有一个窄窄的细口袋空着。
      
      公寓的房客都看到209房里,住着一个年轻女孩儿,名字叫吴清,是做刺绣手工的,每天早上都早早地打开门,披散着一头长发,独坐在房里飞针走线。她的面色大约二十岁,而行为却稳重从容。周围的女房客提起她都是一脸的厌恶:
      
      “看那妞儿的一双骚眼睛,就知道她不是个好东西。”张太太就经常和张先生这样说。
      
      公寓中,208房间值得一提,首先它是整座楼当中最为宽敞的房间,位于二楼楼梯边,一进门是间小小的客厅,窗正对着门,旁边一整堵墙被打成了厚厚的壁柜,转进里间,是卧室,卧室带有一个卫生间,里面摆设精巧,房客所用之物一应俱全,洗手池边,梳子,洗漱用具,以及一把折叠式的剃刀。
      
      南来的张先生与张太太此时正住在208 房间,一嘴字对味儿不对的普通话永远也说不清他们到底在做什么生意。大家心知肚明,他们干的无非也就是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真能发财才怪,可这话说了没有多久,忽然一天,张太太独自出现在房东女人的门前,匆匆算清了房租,称与张先生做成了一桩大生意,要回南方了,随即她仔仔细细地在房间里收拾了半天,简单拿着一个旅行包离开了。
      
      房东女人贴出招租启示的第三天早晨,来了一对年轻人,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他们还是学生,谈论价钱的时候,女孩儿一直站在男孩儿身后,怕生地到处张望,房东女人看着她,眼底那抹色调有些异样。房租并不贵,于是房东女人便带他们去看房间,进了房间男孩注意到那一覆盖了整面墙的壁柜,便伸手拉了拉把手,却没有打开。“奇怪,怎么打不开。”他说。
      
      “那是装饰。”房东女人说。于是两个房客没有再问。他们很满意,很快决定租下这房间,成为208的新房客。
      
      男孩儿名叫邓戈,和女孩儿霍娜是大学同学,因为学校宿舍很贵而两人又想住在一起才租下了这间房间。搬运着他们那点简单的行李时,吴青靠在自己的房门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两人说话:
      
      “你们是哪所大学的?”
      
      “XX大。”
      
      “学校没有宿舍吗?”
      
      “有,但是太贵了。”
      
      “真羡慕啊,你们两个人,这么好……”吴青叹道。
      
      “你这么漂亮,早晚也会找到适合你的人。”霍娜笑着对她说。
      
      吴青带着种似笑非笑表情,将眼光调转向邓戈,放慢语速,叹息着说:
      
      “好男人也许有,但在我这儿一定不会出现。”说完,她转身进房,关上了房门。
      
      晚上,一切就绪后,邓戈边一头躺倒在床上边说:
      
      “一个可怜的女人。”
      
      “谁?”霍娜问。
      
      “对面的吴青啊。”
      
      “她有什么可怜的?”
      
      “一个美女,一个被男人伤了心的美女。”
      
      “哼,你们男人也就这么点出息,看见个长得稍微差不多点儿的就不知道北在哪儿了。”
      
      “呵呵,你说到哪儿去了。”
      
      “我说什么你心里明白。”
      
      ……
      
      霍娜的担心并不是没有必要的,在208住下不出一个星期,邓戈开始变得和从前般若两人,从前即使没有课,他也会在学校里打球或上网等着和霍娜同出入,但现在,他总找各种借口留在公寓里,开始仅仅是偶尔,后来他说马上要期末了,他要留在公寓里复习而整天呆在房间里。女人的直觉告诉桑娜,邓戈变成这样的原因是吴青。但她仅仅是怀疑,在知觉告诉她邓戈和吴青的关系在变得暧昧的同时她也害怕多疑会伤害到她和邓戈的感情。她只能偶尔试探他。
      
      ……
      
      “今天你没有去学校吗?”
      
      “没有,快考试了,在家复习来着。”
      
      “我回来的时候碰到吴青,刚刚要和她说话,可是她看到我就躲开了。”
      
      “是吗?”
      
      “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怎么知道。”
      
      “你们最近不是很近吗?”
      
      “哪有怎么近?”
      
      霍娜不再说话,如果邓戈承认与吴青关系不错,那她的心里似乎还会好过一点,但他一直嘟嘟囔囔,对有关吴青的一切一字不提,而且他对她的态度越来越冷淡漠然,这才是让她感到难过的事。她知道邓戈有一个习惯他带门从来都不会带紧,而很多次,当她回到公寓时,都看到房门虚掩着。
      
      “今天你出去了吗?”她问他。
      
      “没有。”他回答。
      
      霍娜不禁隐隐感到有什么事情     
      这天早上,霍娜早起上学,邓戈还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她知道他已经醒了。
      
      “你今天去学校吗?”
      
      “不去了,天太冷了。”
      
      “你已经有日子没去了,你们班的那些人都以为你死了呢。”
      
      “少打理那些混球,考试我就去了。”
      
      “随便你,也不知道呆在这个房间里你复习得能有多好,还是你有什么别的好事儿。”
      
      邓戈没说话,面无表情地看着霍娜穿好衣服,吃过早餐离开,没有说再见。霍娜走后,他开始穿好衣服,刷牙洗脸,冬天的水龙头里流出冰一样的水流,一瞬间,他有那么一点清醒,仅仅一秒钟,他恍惚地问自己:我到底在干什么,扔掉学业?将相处多年的女友越推越远?但一秒钟很快过去,冷水的效应马上又消失了,他又看到了仅仅是一面镜子当中映着湿淋淋的自己,而对面房间分针走线的声音又在招唤他了。
      
      其实,每一天都是仅仅是这样,邓戈待到霍娜离开后,便会走到对面房间里,坐在吴青的床边,双眼紧盯着她的针刺过绣布,一针,两针,三针……直到吴青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他,霍娜就要回来了,他可以走了,他才会离开。往往,他刚刚进门,霍娜也会随后进门。但今天,吴青没有在平时那个时间让他走,而是示意他脱掉外套,跪下来,把头靠在她的膝上,他照着吴青的吩咐去做,头刚刚枕上她的膝盖,门开了,霍娜站在门口。
      
      邓戈没有解释,他任凭霍娜发疯般地质问,他也没有解释。他觉得一切都没有什么可说,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他仅仅看了吴青刺绣,仅此而已,而为什么要这样,他已想不到了,他的头脑从见到吴青那一刻开始便已经丧失了思考能力。
      
      “为什么!”霍娜抓住他,来回拉扯着他的手臂。他推开她,甚至都没看她一眼,他只是坐到床边,再没有说话。
      
      霍娜冲到洗手间,脑子里的血液冲向头脑,直到脸上感到麻痹,被淋湿的镜片上,缓缓开始了一个故事,这故事流向霍娜的身体,支配她的神经:
      
      一个被背叛的女人,一个做理发师的女人,从自己的工具袋当中抽出一把折叠剃刀,最后一次轻轻抚摸过男人的脸颊,然后把刀向他脖颈里的血管割下去……然后,她用毛巾缠住伤口,将尸体裹进床单,塞进客厅那覆盖了一堵墙的柜子当中,那一柜子很宽很宽,很深很深,三四个成年男人站在里面不成问题。
      
      一切都结束了,霍娜知道,当她看白癜风诊病哪里最好哪个白癜风医院最专业着邓戈浑身血迹躺在脚下时她知道,邓戈的生命,她的一生,都完了,她把邓戈的尸体收进了柜子,她不懂自己为什么这样做,可她还是这么做了了。当打开柜门的那一刹那,她猛地尖叫出声,夺门而去,不知去向。
      
      血水顺着楼梯滴滴答答地流下来,滴在很多人身上,人们很快发现了邓戈的尸体,报了警。警察闻讯而至,很明显,杀人凶器     
      “这个柜子都是很有意思。”刑警小王边在柜子上东敲敲,西打打说边说。
      
      “它比一般的柜子要厚,而且柜门以及边缘都加了特殊的涂料,所以这人死了大概十天也没有让人闻到尸臭。如果不是这一次霍娜没有把邓戈的尸体完全放进柜子里,而且没关上柜门,那么这次凶杀又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被发现。”
      
      取证后避免脑瘫儿应注意这些细节,刑警小王和老郑坐回到警车当中。
      
      “在同一房间里连续发生两起凶杀,那这208不是凶宅吗?”
      
      “是三起。”
      
      “嗯?”
      
      “大概十年前,这栋房子的女主人同样也是在那个房间把她有外遇的丈夫用剃刀杀掉了。”
      
      “抓到了吗?”
      
      “她自首了,已经死了。”
      
      “他们没有孩子吗?”
      
      “有一个女儿,在他们相继死去之后不久就了。”
      
      “那现在的女主人是谁啊?”
      
      “是杀人者的妹妹。”
      
去哪里找治疗白癜风的土方法
      “你刚才有没有听到公寓里那些哈密瓜的奇事让人议论纷纷人窃窃私语说什么这些事情都与209的吴青有关。”
      
      “什么?这所公寓只有八个房间,哪儿来的209?”
      
      ……
      
      警察走后,房东女人回到自己的房间,抚摸着照片中的小女孩儿的脸,轻声说道:“青青,又一个了,下一个,咱们一起等下一个。”
      
      第二天,X公寓的门口赫然写着:208招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
  • 站长QQ:88583286
  • 加入QQ群
  •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百花路龙腾创业园
    移动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 苹果客户端
  • win8客户端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22f
  • 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 最专业的传奇GM论坛

Archiver|爱服论坛 ( 皖ICP备15021287号-1 )

Powered by Discuz! Licensed 22F.Com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